快捷搜索:  

动静深度丨职业本事大赛特写:定格正在手上的芳华

"动静深度丨职业本事大赛特写:定格正在手上的芳华,这篇新闻报道详尽,内容丰富,非常值得一读。 这篇报道的内容很有深度,让人看了之后有很多的感悟。 作者对于这个话题做了深入的调查和研究,呈现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。 这篇报道的观点独到,让人眼前一亮。 新闻的写作风格流畅,文笔优秀,让人容易理解。 "

青春是笨拙却坚定的成长,是失败(Failure)后仍有再来一次的勇气,是双手布满创伤但还在继续的全情投入。

在第二届全国农村振兴职业技能大赛上,从汽车(Car)维修、砌筑到美发、面点……701名职业技能工匠纷纷秀出绝活,其中95年及以后出生的参赛选手共有494人,占全部参赛选手的70%多,其中年龄最小的仅16岁。从市赛到省赛,每位站在国赛舞台上的参赛选手都是各省的第一名,他们(They)虽然年轻,但各个都是身怀绝技的“老手”。

一技之长让“台灯小王子”走出大山

从贵州威宁的偏远山区免费进入中职学校学习技能,凭借自己的努力(Effort)升到高职,学习期间多次荣获技能竞赛奖,康进是贵州食品工程职业学院烹饪工艺与营养专业的大二学生(Students),在第二届全国农村振兴职业技能大赛上,他又以全省第一的成绩进入到“中式面点”的国赛赛场。

康进的参赛作品

对于自己这一路的经历,康进说,“作为生长在威宁山村的我来说,没有想到自己能站到这样大的舞台。”

康进的“没想到”,从他双手布满的大小伤痕,不难找到答案。指着手上一条被雕刻刀割到血管的刀疤,康进谈起了自己那些“挑灯”苦练的日子。“为了练好食材雕刻,我常常去菜场买萝卜和面粉在宿舍练习,萝卜用来练习雕花,面粉揉成团后雕不同的动物。因为学校每天都要统一关灯,我就打着手电筒练,灯不够亮,雕刻刀划破手指是家常便饭。”

在康进摊开的双手上,记者看到,大小刀疤有二十多处。十七岁进入职校学习,是什么让小小年纪的康进自律勤学?康进家有姊妹三个,父母常年在外省务工,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他没有考上高中(High School),去到了上海的一家饭店里帮厨。因为没有专业技能,加上年纪小,三个多月的打工生活(Life)让他吃尽了苦头。看到酒店里厨艺精湛的师傅备受尊重,工资也比自己高三个档次,康进下定决心有一天也要和师傅一样,于是谋生了去学烹饪技术的想法。打听到家乡针对精准贫困户有免费进入职业院校学习的国策,康进立马报了名。

因为经历过没有技术的打工之苦,进入职业学校的康进很刻苦,除了上课时间外,还利用(Use)各种节假日甚至是晚上(Evening),开着台灯在宿舍练习雕刻,也因此被同学们称为“台灯小王子”。

康进的食材雕刻作品

如今成绩优异的康进不仅得到了学校老师(Teacher)的认可,还获得了多项省、市、校级的技能大赛奖项。说到将来的打算,康进满怀憧憬,“高职毕业后,我想继续到本科院校学习,不断提升自己的技能和文化(Culture)知识,经后想进入职业院校教书。”

破茧成巧匠

把一块块砖头切割成恰到好处的大小,再严丝合缝地组合、连接、固定,设计成理想(Ideal)中的图案。在第二届全国农村振兴职业技能大赛上,作为唯一一位代表贵州参加砌筑项目比赛的选手,王开明神情专注地完成着手头的每一个动作。

这是王开明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大赛,心里有些紧张(Nervous),为了缓解紧张(Nervous)的情绪,王开明说,“我的方法是让自己专注起来。这次国赛,虽然一开始在切割砖块时有一点小失误,但对整体表现还是比较满意,完成整个作品用时也比练习时提前了四五分钟。”

王开明的参赛作品

“台上三分钟,台下十年功。”为了比赛能取得好成绩,早在半年前,王开明就开始找不同的图案进行(Carry Out)砌筑练习,因为要反复地砌砖、打浆,今年(This Year)只有17岁的王开明双手已经长出了厚厚的老茧。

王开明说,“我的家庭经济(Economy)状况不太好,能通过免学费国策来学技术,还能有机会去这样的大赛锻炼自己。一定要珍惜机会。”

说到自己当初不顾家人反对选择读中职学习砌筑技能,王开明说,“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人生,职业技能学好了,同样也能让人生出彩。初中(Junior High School)毕业时没考好也不知道干啥,到进入职校脚踏实地学习一门实用技能,我从懵懵懂懂的技能小白,到现在能进入全国大赛,我的人生道路被拓宽了,也找到了自信。”

过硬的技能和奖项是求职最好的砝码

田池敏捷地用万用表检测着汽车(Car)的电路,飞快地用笔记录着。距离比赛时间结束还有1分钟时,他又敏锐地发现了一个新的汽车(Car)故障。

比赛设置的故障总共有16个,田池用时1个小时,共找出了12个。对于他来说,这个成绩已经很满意了。“我一点都不紧张(Nervous)。”对于比赛,田池充满了自信。“我觉得自己最大的优势是思路清晰。”

在第二届全国农村振兴职业技能大赛汽车(Car)维修学生(Students)组中,田池是贵州代表队唯一的一位学生(Students)组代表,他来自贵州交通技师学院2022级汽车(Car)维修专业。之所以能在赛场上发挥出好成绩,得益于在学校的学习和曾经9次大大小小的比赛。

为保障教学质量,学校为他们(They)创造了优质的软硬件。“我学校的设备都是很先进的,师资方面,我们(We)有很强的理论老师(Teacher),也有在行业里很强实操经验的老师(Teacher),都很佩服他们(They)。”

学汽车(Car)维修是很辛苦的,田池伸开双手,手上布满了大大小小20多处伤痕。由于经常要拆装汽车(Car)零件,每天在零件上磨,他的手上布满老茧。“刚开始学,手上要磨起大泡,很痛。时间长了,就变成老茧。”

参赛选手田池

一次,为了把一颗很紧的螺丝拧下来,他用加力杆套在螺丝上,由于用力不当,被卷起来的卷边把手割了一条深口子,缝了3针。他说,平时衣服也穿不了干净的,钻车底是常事,机油、灰尘形影不离。他的指甲缝里,是洗不干净的机油污渍。田池说:“说实话,要不是热爱,真没人愿意受这些苦。我从小就喜欢汽车(Car),毫不犹豫报了这个专业。”

每天,只要一睁开眼睛,田池的脑袋里就是汽车(Car)维修,里面装的全是国产、德系、美系等各种各样的汽车(Car)结构图。他说:“车更新换代非常快,必须不断学习,才能跟得上步伐。”

在学校,田池每天要和汽车(Car)接触9个小时,累到倒头就能大睡的状态。他说:“即使是这样,我觉得时间还不够用,寒暑假和节假日,我都待在学校。不是不想回家,而是这个时候,是更好的学习机会,去实操的同学少了,我就有机会得到更多的练习。”

对于就业,田池完全没有担忧。汽车(Car)修理厂、汽车(Car)制造厂、二手车行业、新能源电池等,他可选择的范围很广。他说:“我们(We)贵州也引进了很多相关企业,像宁德时代这样的企业能落户贵州,我对将来发展的信心很足。”

对于田池来说,前景无限好,需要的是不断磨砺出真本事。目前(Currently),他拿到的最高奖项是全国第二届职业技能大赛的优胜奖。田池说:“过硬的技能和奖项是最拿得出手的,如果去求职,这是最好的砝码。”

人才无问东西,技高自成芳华。记者了解到,在5月10号的第二届全国农村振兴职业技能大赛闭幕式上,贵州参赛代表王开明和田池获得了银牌,康进获得铜奖。

老茧,参赛选手,双手,技能,台灯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赞(740) 踩(72) 阅读数(8998)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